一只鱼

发表于 #瞎说#

好久没有写过博客了,荒了好久,有大半年吧,不是自己没有时间写,而是总没有写作的兴致了,自己的精力都被生活中的琐事牢牢缚住了,也不知晓自己到底有在忙什么,却又总觉得自己好累好累。。。
怎么说呢,我现在不喜欢回忆往昔了,即使偶尔回想起从前的事情,也都是自己的一些啥事,一想起来就觉得自己好傻好傻,傻到无可救药,无地自容那种,所以之后索性就不愿回忆了。
当然,我也不愿憧憬未来的生活了,又或者说我压根就没有憧憬过我的未来。对于未来的事情,我想来只有两种感觉,一种是看不到前景的迷茫与焦虑,一种是不切实际的虚构梦境。这两件事情真的有害得我好苦好苦!
可以这么说,曾今的我经常溺死于我亲自编织出的完美幻境之中,那种幻境是那么的美好,让我只能无尽的向往,向往,还是遥不可及的向往。久而久之,我便极易被困在其中,无法自拔。若说那环境是什么,无非是害人的情爱与缠绵。一旦我遇上这事,就仿佛跌入了无底洞,非得折腾的自己头破血流,心痛欲裂,声嘶力竭才稍微安静些,慢慢的也就麻木了下来,看不见就在头顶的光亮,也听不到远处传来的嘈杂的人的叫嚷声。
那样的我已经“死”了,或者说在我的梦里死了。
可是,不知如何,我每每总能又自己忽地一下活过来,好不神奇。就像一只鱼,一直走到了沙漠深处的鱼,被太阳暴晒的奄奄一息,突然一个激灵,使出全身的气力,居然哗的一下钻到了沙子里,而且越钻越深,越钻越黑,越钻越看不到希望,但不打紧,神奇的是这鱼先是以必死的决心扎到沙子里的最深最黑暗处,之后居然又像似点了火的火箭一般,腾空而起,直接冲破沙子,钻到空中,又投到遥远遥远的海里去了。这下在它经历了这样刻骨铭心的苦难后,终于又可以重回海洋,自由呼吸,自由欢笑了。
不过,它还会向往沙漠的,而且一定会故地重游的。
那时,它还是会一头扎到沙子里,再挣扎了好一会之后,在奄奄一息中,一个激灵,重返大海的怀抱。
好奇怪,这条鱼。

©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修订:2019年12月12日
« 山穷水尽
带 * 的为必填项